>

农村生活污水之害,宁波最大外地猪场开建

- 编辑:云顶4118 -

农村生活污水之害,宁波最大外地猪场开建

在余姚市林业特产技术推广总站安排下,国家林业局竹子研究中心总工程师钟哲科日前专程来到雁湖村,在毛竹受损严重的山岙里现场对当地村民进行恢复生产的科学指导。 罕见的低温雨雪冰冻灾害给余姚农业生产造成了较大的损失,据不完全统计,余姚农业直接经济损失3.43亿元。灾害发生后,余姚市委、市政府把农业灾后重建恢复生产作为当前农业农村工作的中心任务,以政府引导、农民主体为原则,重点扶助规模种养大户、专业合作社和农业龙头企业,并以竹产品收购加工、种子种苗和农业设施为重点扶助环节,及早出台了加快恢复农业生产的政策。政策主要包含了大棚设施、畜牧业生产、林业生产三项补助办法。据统计,这一补助办法实施后,除了上级政府部门的补助外,余姚市本级财政支出的本次对农补助额度将达到1000万元,这些资金将通过收购价补助等方式直接补助到农民手中。 鹿亭乡是余姚最大的竹乡,竹林面积达5.35万亩,雨雪冰冻灾害使全乡30%以上的竹林受损。除了每百斤补助4元的上级政策外,乡里也出台政策,要求该乡所在的竹地板厂以每公斤0.5元的价格,敞开收购受损毛竹。目前,该厂已经收购破损毛竹60多万公斤。 雨雪冰冻灾害发生后,余姚农林部门及时制订了多项生产自救的操作技术规程,农林系统近400名技术员组成农、林、牧、渔4个专家组,奔赴地头田间,把农林技术送到千家万户,手把手指导农民科学抗灾自救恢复生产。到目前为止,在农林部门的技术支持下,余姚已修剪果树、花木9000余亩,调剂花卉苗木15万株,挽回农业经济损失8000余万元。 雨雪冰冻灾害给余姚最大宗的农产品榨菜生产带来了巨大影响,余姚农技总站请来专家认真研究对策,并发动乡镇农技队伍,及时指导农民开沟排水、适时施肥、加强管理。目前,余姚十多万亩榨菜已恢复正常长势。

昨天,我市在外地最大的养猪场项目——江西省婺鄞生猪产销合作社大型生态养猪基地在江西省婺源县正式动工。根据有关建设目标,该合作社计划总投资2.5亿元,设计年出栏生猪20万头,其中70%以上的生猪将供应宁波。明年,宁波市民就可以吃到那里养的生态猪肉。 养猪基地投资2.5亿 该生态养猪基地由宁波梅湖牧业有限公司、宁波春光基地牧场和宁波通茂工贸实业有限公司、宁波赛得利工贸有限公司4家公司组建。其中,前3家公司在我市已从事生猪养殖行业均达10年以上,是宁波市着名的畜牧业龙头企业,具有丰富的理论和实践经验。 根据计划,该生态养猪基地将分两期建设,总投资2.5亿元。其中一期工程拟投资1.25亿元,征用和租用土地1300亩,并分别建设4个年出栏规模2.5万头的养殖基地,2年内建成;二期工程5年内形成4个年出栏规模5万头以上商品猪的规模养猪场,基地总出栏规模达到20万头以上。 该基地将采取统一规划设计、统一生产工艺、统一生产标准、统一污染治理模式。建成后的基地,设计科学、布局合理、工艺先进、环境整洁,做到养殖规模化、管理标准化、产品绿色化、环境生态化,成为国内一流的大型生态、优质、环保、现代化的生猪生产基地。 为什么选择江西婺源 我市在外地的最大养猪场项目为什么会选择建在江西婺源呢?鄞州区农林局有关负责人告诉笔者,选择婺源主要是因为这里的生态环境非常好。婺源位于江西东北部,与安徽、浙江两省交界,素有“八分半山一分田,半分水路和庄园”之称,被誉为“最后的香格里拉”、“中国最美的乡村”。同时,和宁波相比,婺源的土地资源相对宽松,而养猪场对土地的需求比较大。 当然,该基地对婺源当地带来的好处也显而易见。项目一期工程实施后,当地的工农业直接增加值将达1.5亿元以上,从而有力带动当地经济和相关产业如饲料业的发展;此外,项目可直接解决200多名当地农村剩余劳动力就业,间接带动农户2000多户,还对周边部分地区起到示范带动作用。 为了化解土地瓶颈,像这4家公司一样走出去的养猪企业在我市还有不少。目前仅鄞州区就已经有多家养猪企业走出市外,在衢州等地建立了8个年出栏总规模达20万头的养猪场。 增加我市猪肉自给率 与此同时,该基地的建成还将有效保障宁波市民食用猪肉,丰富市民的菜篮子。据市农业局统计,目前我市市民每年消费生猪250万至270万头,但宁波本地每年只能提供130万头左右的生猪,自给率为50%左右,而包括猪、牛、羊在内的肉类自给率更是只有30%左右。一般来说,自给率达到60%以上,市场才能稳定。 根据相关规划,到2011年,我市的猪肉自给率要达到60云顶4118,~65%,肉类自给率也要上升到45%左右。而该基地届时每年将供应宁波市场7万头至14万头的生猪,从而使我市猪肉自给率最高可增加近6个百分点。此外,我市还计划在慈溪建设一个规模为年出栏10万头的养猪场,进一步提高我市的猪肉自给率。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奉化滕头村党委书记傅企平说,生活污水已成为目前我国农村水体污染的主要污染源之一,建议改变农村居民生活污水处理方式,减少其对农村环境造成的危害。 “环保是全社会的事情,不仅城市要注重环保,农村也要注重环保。”傅企平代表认为,由于目前我国大多数农村都没有排水渠道和污水处理系统,污水处理率低,大部分生活污水都随意排放,直接进入河流,或排出室外空地后任意渗入地下,少部分经化粪池简单处理后渗入地下,严重污染河水和井水。 因此,傅企平代表建议,坚持政府主导的原则,各级财政应安排一定的专项资金用于农村环境保护,推进农村污水治理等工作开展。制定农村生活污水处理方案要因地制宜,对城市近郊的村庄可将生活污水处理接入城市管道,对于远郊的农村则视情况制定相应方案,建议采用农村公厕粪便集中沼气处理、农村生活污水集中生态湿地处理、饮用水源地农村公厕生态化改造、新建住宅区雨污分流后接管和旧村独户生活污水生态小湿地处理五种模式。

本文由农业政策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农村生活污水之害,宁波最大外地猪场开建